記者 丁文劍 攝影 崔景印
  最近這3年,382路的20個司機都很樂意看見水瓶,他們正好撿起來留給一個老婆婆。
  老婆婆叫徐宗芳,今年78歲,獨自照顧患有心臟病和哮喘病的兒子,生活拮据,因此她“撿垃圾”補貼家用。在6、7、8、9這四個月,老婆婆每個月可以從20個師傅那裡得到1萬個瓶子,可以賣500元。
  3年每天來調度室
  昨天下午,徐婆婆又來到南坪樞紐站382調度室,和調度員們擺擺龍門陣,同時也等著每一趟到站的382路公交,看司機們有沒有撿到乘客扔的水瓶子。
  “如果有的話,師傅就會給我拿下來。”徐婆婆坐在調度室里說,這個習慣已經持續了3年,之前她在市五院那邊住,靠幫人縫鞋子貼補家用,3年多前搬來輔仁路雲立家天下小區,就改行“撿瓶子”。
  每天早上5點起床,徐婆婆下點面當早餐,然後坐302路公交車到市五院,幫患哮喘病的兒子領一個氧氣袋。之後直奔南坪樞紐站,到382調度室守候。
  “382路從南坪到朝天門,那邊有個批發市場,因為坐的人多,車上扔的水瓶、紙殼也就多些。”徐婆婆說:“這條公交線的20個司機,4個調度室工作人員我都認識,他們也曉得我,都幫我撿瓶子。”
  徐婆婆的兒子叫付全海,今年52歲,從小就患了先天性心臟病和哮喘病,不僅沒法工作,還需要人照顧。22年前,徐婆婆的老伴去世後,照顧兒子的事就落到她一個人的身上。
  “每個月我有1050元的退休工資,我兒子有400多元的低保。”徐婆婆說,這是他們娘倆每月的固定收入,她細算過賬,這筆錢剛好夠兩個人日常的開支。
  “兒子藥不斷,一個月要四五百。好在住的是廉租房,租金只要70塊。另外水電氣和物管費加起來要300來塊。伙食節省一點,每個月六七百塊。總共也就差不多1500元了。”徐婆婆說,年紀大了乾不了別的,也就撿些瓶子,賣了以後存起來,以備急用。
  這個月2號,徐婆婆的兒子心臟病突然犯了,住了一個星期的院,治療費7000多元錢。“好在有醫保特病,我們自己只掏了600來塊錢。”徐婆婆說。
  公交司機:這是舉手之勞
  正聊著天,一輛382路公交進了站,司機羅曉波開始喊徐婆婆。徐婆婆起身往調度室外走,因為骨膜磨損嚴重,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。
  羅曉波從車裡遞出一個塑料袋,裡面裝著各種宣傳單,還有幾個塑料瓶。徐婆婆笑了,接了過來,嘴裡念著“謝謝啰”。“冬天是淡季,喝水的人少,瓶子也少,這趟車的收穫算是大的。”“夏天的時候好,我自己縫了一個大布袋,能裝200多個瓶子,在6、7、8、9這四個月,382路的師傅們每天都能幫我裝滿,一個月下來能幫我撿差不多1萬個瓶子,5分錢一個,能賣500元。還有一些廢紙,5毛錢一公斤,大概也能賣100元。加起來就是600元。”徐婆婆說。
  382線路班長何江琴說,3年前師傅們看到徐婆婆大中午在公交站撿瓶子,後來知道了她要照顧生病的兒子,就想要幫幫她。3年了,儘管徐婆婆還叫不上382路20個司機的名字,但司機覺得這是舉手之勞的小事,他們會繼續幫徐婆婆撿下去。  (原標題:3年多,20個公交司機每天幫她撿瓶子)
創作者介紹

Fitness

kn45knzc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